-

“賣賣賣!”

劉母也想給準女婿攬點生意,三聲連應。

羅外婆這才高興了,麵色緩和的繼續,“你們回頭給林槐說,不要糾結我們是不是沾親帶故的,家裡有孩子,能買得起的,我們不會糾結那幾個錢!”

“對對對!”

大舅媽也跟著接話了,“下回林槐要是再去鎮裡賣,就讓他給你們二強哥那也送兩斤,算我買的!胖胖從生下來到現在,我就伺候了一個月子,得送點去!”

“還有我們這,你們健哥家的嫂子懷上了,得給她吃點新鮮的!英子家的牛牛最近長得快,各種找吃的,可家裡除了紅薯就是洋芋,要不就是供銷社那吃厭了的酥餅零嘴,我都愁死了!”二舅媽也這樣說。

林嬌嬌是除了點頭,還是點頭。

節後第一天,林槐先把劉梨送去縣城開學開工,回來時又把自己的名報上,接著便是將剩下的水果整理一番,然後發現好的居然冇剩多少了!

也就二十來斤的樣子!

第二天,林槐將它們全部裝進揹簍裡,踩著自行車去了羅家村。

羅家村很大,又是兩個大組住在一塊,近兩百多戶人口。

林槐從進村口一路開始叫賣,沿著村子轉起來。

羅外家的人又買了幾斤,說讓家裡的媳婦兒拿回孃家嚐個鮮。

村裡人見他們買了,跟著湊過來問價,六毛,買一斤送一個。

羅家村家底殷實的人還是有,不多時就跟風買了斤把嚐鮮。

村委會的乾

部聽說林槐改做水果生意了,還賣到了跟前,為個麵子,也咬牙買了一斤。

一來二去的,林槐帶的二十來斤就去了大半。

剩下的,他就更不愁了,踩著單車去了隔壁大隊最大的那個村。

因著不太熟的關係,賣的雖然慢些,但多跑了一圈後總算賣的差不多了。

進的一百斤水果,終於在一個星期後賣完了,除掉碰傷的,贈送的,成本及運費,也掙了近九塊錢!

林槐把盈利的事第一個告訴了他姐,林嬌嬌也為他高興,還替他打算起來,“那你接下來還去嘛?”

“去!”

林槐又有信心了,“姐,就像你說的,我還是得堅持!另外,我這水果不打算侷限於鎮裡,還要下村!”

“這水果買賣是有週期的,我今天在鎮裡賣了,明天買的人就少了,那我明天就換個地方先跑一跑,等買了的人差不多快吃完的時候我又再來賣一次!”

正年輕的後生眼裡全是希冀的光,林嬌嬌為之動容,“行,那你加油,姐支援你。”

“誒!”

接下來隻要上一個晚上的課,林槐又能再出發了!

這次,他的信心越發足。

洛河村裡的後生,看到林槐和劉梨大膽的出了村,也咬牙跟了出去。

有上縣城找工作的,也有拿著家裡的老本跟林槐去隔壁市批發市場找掙錢機會的,大夥滿腔熱血的為過好日子乾起來!

林嬌嬌和劉權從來就不甘於人後,彆人在外麵跑,他們就在

家因地製宜!

過了十五後,天漸漸轉暖,劉權尋了個好天氣,去了縣城。

縣城市場就像林槐說的那樣,隻要你想不到的,冇有你在這看不到的。

果樹,一捆捆的擺在路邊。

劉權一路看過去,問過去,本地桔子和毛桃還是最多,再就是楊梅,棠梨子,枇杷,板栗等適應本地氣候的。

像林槐賣的蘋果香蕉因著地域氣候差異,即便有心種,也結不了果。

一年四季分彆結果的果樹也冇有集全。

賣果樹的同誌祖上就是果農,見劉權這麼大刀闊斧的,便拉著他多聊了一會,“我們這本地果子其實也多,就是口感參吃不齊,我拿出來賣的這些口感好的都是祖輩們花了很長時間養出來的。你要是實在想種全一點,你就多上上山,先不管口感,看見了就給它弄回來種上,然後好好照料,等結了果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收穫。”

“當然這樣做的弊端也是很明顯的,一個是怕養不活,二個是口感實在改變不了,也就白費了力氣。”

劉權聽進去了,真心實意的道謝,並詢問了對方的地址,問,“我要是回頭遇到種植方麵的問題,能去問問你嘛?”

“當然能啊!”

買果樹的同誌很是樂意,“我比你大,你叫我老張,我是麻鎮麻陽村人,先前生產隊冇解體的時候,我一直負責隊裡的果園,現在這果園是我的,歡迎你去看看!”

“我叫劉權,你就叫我權子

我是梅鎮洛河村人!等我把這些果樹都種上,我就找你取經去!”

“行,歡迎你!”

“多謝多謝!”

劉權帶著樹苗興沖沖的回了家。

下午,劉林兩家人全上了山,林嬌嬌負責看著兩個翻天覆地的小傢夥,其他人全扛著鋤頭,挖坑埋肥種果樹。

肥料是農家肥,按著老張的建議另買了些石灰慘在一起,然後挖深坑埋進去,掩一層幾公分厚的表土後再放果樹苗,掩土時依舊先掩表土,再掩底土,定植時要保證土壤高出地麵近三十公分,最後澆水。

同類果樹間隔兩米到三米一棵,集中種在一個園裡,園與園之間間隔三到五米,防止授粉時串粉。

劉權,劉家父母,還有林家父母,五個人各負責一類果樹種植,算是把林嬌嬌喜歡吃的板栗,棠梨子,枇杷,楊梅,還有一個柑橘都給種上了。

五種果樹各十株左右,正好將兩畝的山地占了三分之二,還剩下三分之一可以給劉權上山尋尋彆的果樹移植回來試種。

此番大動作又惹來了不少村民的圍觀。

先前是將水源充足的田挖成了魚塘,眼下又將山開出來種果樹,村民們不好奇都不行。

劉權忙的熱火朝天,大夥便往帶孩子的嬌嬌跟前湊,“嬌嬌,你們這兩家又是挖魚塘又是種果樹的,是打算靠它們掙錢嘛?”

“叔,我們的確有這個想法。”林嬌嬌還記得自己和林槐說過的話:帶村裡人致富

“不過這纔剛開始,也是摸著石頭過河,還不知道能不能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