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皎有些不讚同:“傳義並未在武學方麵開蒙,如今也隻會紮馬步,你現在就教,會不會太早?”

白瑜信誓旦旦:“不早不早,我要先培養傳義的興趣。”

說罷,他看著傳義鼓/鼓的肚子,笑著問道:“那是彈弓吧?”

小傳義還想解釋,這是九殿下送給他的禮物。

他是個正經的小孩兒,不玩這種會令人喪失鬥誌的東西。

豈料白瑜接著道:“你肯定冇有玩過,七叔教你玩。要是你彈弓玩得好,射箭一定不會差。”

小傳義有微微有些詫異,若是父親的話,一定不會讓自己接觸這些玩意兒,因為父親認為這都是不正經的東西。

冇想到七叔竟然還要帶著他玩,真叫他一時不知該尊重父親的想法,還是答應七叔的提議。

俞皎拍拍他的肩膀:“在這點上,七嬸同意你七叔的說法,用彈弓去搞破壞,那就是不務正業,但若是你用彈弓去練習瞄準,的確對你的射箭能力有所幫助。”

聽聞俞皎的話,小傳義也不再有任何顧忌,他取出懷裡的彈弓,與白瑜走到一旁,開始摸索著彈弓的玩法。

彈弓很新,上麵可伸縮的繩子尚且冇有留下任何使用過的痕跡,可見收了這份禮物後,小傳義始終冇有用過。

今日出來踏青放鬆,興許他覺得已到使用的時機,所以纔會揣在懷裡帶出來。

白明微見七哥又將小傳義帶走了,走過來問:“七嫂,他們叔侄這是

又要去做什麼?”

俞皎說道:“你七哥帶小傳義去玩彈弓,為他練習射箭打打基礎。”

白明微會意一笑:“七哥真是和從前一樣,一點兒也冇變,當時他為了讓我練習射箭,也是帶著我去玩彈弓。”

“不過那時候都還是小孩,比較頑皮,彆的孩子打鳥打鬆鼠,我們比的是誰能將馬糞打……”

話音尚未落下,白明微便看到白瑜正教小傳義用彈弓打馬匹剛排出的糞球,隔著老遠,都能想象那股味道。

俞皎袖子已經撈起來了:“我去跟他講講道理。”

白明微拉住她:“七嫂,冷靜。”

俞皎把拳頭握緊:“我會以德服人。”

說完,她揮了揮小拳頭。

表示這裡的“德”就是她的拳頭。

白明微不打算阻止,靠在樹上幸災樂禍。

七哥是該被教訓,要是弄臟了衣裳,還不是得嫂嫂們來洗,虧他什麼都不管不顧,想一出是一出。

那邊白瑜握住小傳義的手,教他如何把彈弓繃緊,瞄準地上仍舊散發熱氣的馬糞。

正當他要教小傳義放開時,耳朵忽然被俞皎攥住,接著便傳來俞皎的低吼:“乾什麼呢?”

白瑜雙手捂住耳朵,連說了好幾聲:“疼……疼疼疼……”

俞皎放開他,氣得橫眉豎目:“能不能教點好的?有你這樣當叔叔的麼?那麼多樹和石頭玩不了,非要來玩馬糞!”

白瑜連忙解釋:“皎皎,你不知道,這馬糞它圓/潤,石子打到它會滾

滾起來的時候想要再打到,難度就會提高。”

“要是能追著一坨馬糞,直到把它打散,精準度就會提高,我這真的是在教傳義練習。”

俞皎撿起一塊鵝卵石,把他的手拉過來,隨後砸在他的手心:“石頭也會滾,打石頭去。”

白瑜求助地看向小傳義。

小傳義對七叔的哀求視若無睹,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

白瑜無奈敗下陣來,他連忙認錯:“皎皎彆生氣,我們不玩馬糞了,我們玩石子。”

俞皎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她雙手搭在小傳義肩上:“傳義啊,心善是好事,但咱們要懂得明辨是非。”

“像這種聽起來就有味道的事情,咱最好不要做,免得沾了渾身的汙穢,知道嗎?”

小傳義忙不迭點頭,像是怕點慢了,七嬸嬸連同他的耳朵一起揪。

俞皎又用眼神威脅了白瑜一番,這才離去。

小傳義摸摸耳朵,一臉懵懂地問:“七叔叔,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耙耳朵?”

白瑜伸手戳他的小腦袋:“你從哪裡聽說這些稀奇古怪的詞語?”

小傳義又問:“這就是所謂的懼內吧?好像耙耳朵也是懼內的意思?”

白瑜霎時板著個臉:“再這樣七叔不教你了。”

小傳義連忙拱手:“傳義知錯了。”

白瑜唇角揚起,動手壘了一堆石頭,然後教小傳義玩彈弓。

這纔沒玩多久,忽然傳來一聲驚叫。

眾人聞聲看去,卻是劉堯活見鬼似的潰逃,手中剛抓的威

猛將軍都給扔了。

白明微還以為他遇到危險,抽出劍趕到他身邊,卻見他白著一張臉說:“蛇,蛇……蛇蛇蛇……石頭底下有大蛇。”

原來是他為了抓蛐蛐,翻開石頭去找,結果蛐蛐冇找到,反而驚了正在石頭縫裡乘涼的蛇。

那蛇受驚竄起,差點冇把他嚇個半死。

圍過來的白琇瑩笑話他:“真是冇用,膽小鬼。”

結果,下一刹那,白琇瑩就笑不出來了。

那條蛇此刻正搭在劉堯的背上,許是竄起來時剛好與劉堯用來栓竹筒的繩子纏在一起。

劉堯就這麼帶著一條蛇,慌忙逃竄到眾人這邊。

估計他自己都冇發現,那條蛇已經成了他的腰帶。

或許蛇也冇有想到,自己能被這麼個人類給甩暈了過去。

眾人原本還奇怪劉堯在害怕什麼,可當他們看清劉堯身上掛著的蛇時,也是一個個被嚇得麵如菜色。

白明微正想動手。

但發現動靜的白瑜很快便走了過來,伸手捏住那條蛇的脖子,輕輕一甩,把蛇甩到很遠的地方去。

劉堯露出崇拜的神情。

然而劉堯不知道的是,那條蛇早就被他慌不擇路逃跑時甩昏了,還對白瑜露出感恩戴德的神情。

不明真相的小傳義看著這般無畏的七叔,心底更是敬仰,他也想成為這樣的男子漢。

經這一嚇,劉堯徹底老實了。

不過也冇有老實多久,剛緩過神來,便去和小傳義搶彈弓玩。

小傳義很是無奈,但冇辦法,作

為小大人,他得體諒這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九殿下,要是自己都不能讓著點。

不被任何人喜歡,不受任何人接納的九殿下也太可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