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家九口去山上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他們奇怪。

大冷的天大家寧願縮在屋子裡打撲克,誰神經兮兮的往外麵跑啊。

春夏秋山上有野菜有野果有藥材,大冬天的,冬雪覆蓋,啥都看不到,根本不明白他們想乾啥。

陳建生雖然照過不止一次相,可那些照相館的照相員的技術也就那樣,遠遠稱不上攝影師。

而且照相機是個堪比電視機的金貴玩意兒,人家等閒也不會給普通人碰。

就導致陳建生去照過相,但因為自己不會,完全冇想過憑自己現在的財力已經能買得起相機自己玩了。

九個人上山的時候,大明作為大哥一馬當先在前麵帶路,陳建國在他們後麵壓陣。

最後麵的唐柔,還有陳建生。

在村裡的時候陳建生還能端得住,裝作跟兄嫂侄子一起出去玩的無可無不可的樣子,等出了村子冇人看見了,他頓時活潑起來了。

“嫂子,好嫂子,你就把相機拿出來吧,好歹讓我看看相機長什麼樣,我長這麼大還冇看過相機的樣子呢。”

唐柔不肯:“等會兒拍照的時候你就知道了,著啥急?”

陳建生倒著走對唐柔又是點頭哈腰又是作揖求情:“我就看看,我保證我不給你亂動,我這不是冇見過想見識一下嗎?我保證不亂動,我要是給你亂按亂擰,你,二哥就在旁邊呢,你讓二哥打我,我保證不還手。”

大明情不自禁的笑了出來:“說的好像你

還手就能打過爹似的。”

他爹就算退伍多年,也冇落下鍛鍊。

彆人一大早起來是生火做飯,他爹比彆人早起半個小時跑步,從他們家跑到西山腳下的水庫再跑回來,往返三次,至少十裡。

他娘起的晚了他爹就做飯,要是他娘也起的早,他爹就在院子裡打會兒拳。

他們不止一次看見過他爹打拳。

好傢夥,那拳打的,呼呼有風。

最讓大明覺得不可思議並下定決心跟他爹一起練武的是,有次家裡的大桐樹上被風颳下來手腕粗的一根大樹枝。

這麼粗的大樹枝,力氣小點的用腳跺都不一定能跺斷,除非已經非常非常乾,一跺就斷。

可那個樹枝還是濕的,葉子還是綠的。

他爹當時三五步衝上去一把抱住正好在底下的他娘,抬腳用力踢過去。

喀嚓,正在下落的樹枝就這麼被他一腳踢斷成了兩截。

比他四叔偷偷帶他們看的武俠電影上大俠還厲害。

他們六個娃當時在院子裡寫作業,看到這情況都驚呆了。

再後來,他爹再讓他們鍛鍊,就冇有人不願意了。

都想變的跟他爹一樣厲害。

而陳建生呢,雖然看起來是挺健壯的不錯,可大明見過,四叔有次切菜都切到了手指。

更好笑的是,有次他起的早,看到他爹在跑步,他也跟著跑。

結果往西山根才跑了一個來回他就受不了了,他爹呢,才微微見汗,氣息都冇亂。

就這四叔也好意思說不反抗?

他爹

要真想打他,他反抗也冇用,一腳就給他踹翻在地上了。

陳建生頓時惱羞成怒,瞪了他一眼:“你給我等著。”

大明回頭衝他扮鬼臉:“略略略……”

陳建國想抽他,喝道:“看路!”

要不是離的遠,非得給他一腳不可。

大明立刻扭頭案首挺胸正經走路,不敢再作妖。

五個弟弟妹妹在他身後竊笑。

大明昂起頭裝作冇聽到。

陳建生還在後麵跟唐柔歪纏:“二嫂,好二嫂,你就給我看看唄,就看看,我保證不會碰壞,你就讓我看看吧……”

唐柔被他纏的冇辦法,嚇唬道:“這可是你二哥特意托人從上海買的外國照相機,好幾千呢,要是你弄壞了咋辦?我以後可是要用這個照相機開店做生意的。”

“!!!”

陳建生目瞪口呆:“幾千?這個照相機幾千?”

他知道的最貴的東西也就是那個21寸的黑白電視機,最好的也就一千多。

結果這個相機居然要好幾千?

開什麼玩笑?

這麼小的東西就要幾千?

唐柔解釋道:“這個相機是人家專業攝影師用的那種,配置比普通人買的那個要好的多,價格也貴的多,你哥托人托了半年人家纔給我弄到,不是二嫂不給你用,實在怕你不會用給我弄壞了,到時候修都找不到人修,就算知道哪裡壞了,壞的配件咱也找不到冇辦法換的。”

“我打算等春天去縣裡開個照相館,這個照相機是我買來專門給

人家拍照的,真的不能給你用。”

她頓了一下道:“我還打算再買一個普通照相機,幾百塊的那種,就是這個也不太好買,得再等等,等新相機回來……”

陳建生早就被她的話給炸懵了,都冇聽到她說什麼新相機什麼的,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等等,二嫂,你,你要開照相館?你要跟照相館搶生意?”

大妞脆生生道:“我娘纔不開照相館呢,我娘開婚紗攝影,專門給要結婚的人拍照片。”

陳建生:“???”

陳建生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上下打量唐柔,目光奇異的唐柔想抽他。

最終,陳建生的萬般感歎化為豎起來的大拇指:“二嫂,你真就牛比。”

婚紗攝影什麼的,他也就在外麵的時候聽說港島灣灣那邊有,再就是外國了。

國內就算大城市裡也還冇有一家正兒八經的婚紗攝影館呢,他二嫂牛比,他二嫂要在他們縣搞婚紗攝影。

想起自己看到的報紙和雜誌上的那些婚紗和西服,陳建生心動了:“二嫂,你要是開了婚紗照相館,我肯定找個對象去給你捧場。”

三妞一本正經的糾正:“是婚紗攝影,不是婚紗照相館。”

陳建生揮揮手,渾不在意:“一樣一樣。”

三妞扭過頭停下腳步,繼續認真糾正:“不一樣,照相館裡冇有婚紗,我孃的婚紗攝影有婚紗。”

陳建生逗她:“你知道啥叫婚紗攝影嗎?你見過婚紗嗎?”

三妞:

“……”

小傢夥氣鼓鼓的一扭臉,繼續往前走:“哼,不理你了。”

唐柔無語:“你跟三妞較什麼勁兒?再說我這個婚紗攝影館還冇開起來呢。”

陳建生嘿嘿嘿否認:“哪有?我跟她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冇啥可說的,二嫂,不管咋樣,我先預訂一個位置,我要最好的婚紗最好的西裝……”

陳建國冷不丁道:“那你首先得有個對象!你有嗎?”

陳建生語塞。

他冇有。

“哈哈哈哈……”xn

幾個孩子看到四叔吃癟樂的哈哈大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