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文小說 >  蓋世皇太子_小說 >   第19章

-

第19章

孟仙芝,當世奇才,一生作詩上千首,被譽為大楚詩仙,他很多名作就連三歲孩童都能嫻熟背誦。

在七國無數文人士子當中,孟仙芝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甚至孟仙芝前往其他國度,君主都會親自接待,足以表明孟仙芝當時強大影響力。

被眾人注視,詩仙孟仙芝滿臉不屑道:“公主殿下說的冇錯,這首《滿江紅》確實由老夫半年前所作,隻是老夫年齡大了,記性差,聽說這兩日一首《滿江紅》火遍大唐大江南北,老夫這才注意到老夫所作之詩竟被你們大唐太子盜了去!”

“怎麼會這樣?”

當孟仙芝言語落下,金鑾殿內驚呼聲一片。

要是換做他人,早就被大唐文武百官噴的狗血噴頭,隻是對方是大楚詩仙,德隆望尊,他們根本無力反駁。

“九弟,你糊塗啊!”三皇子唐書恒直接站了出來。

他指著唐羽道:“九弟,你怎可盜竊詩仙名作?你你這不是讓我大唐難堪嗎?”

這幾日唐羽屢屢讓唐皇刮目相看,身為三皇子,唐書恒可謂是嫉妒的如癡如狂,此刻大楚詩仙孟仙芝親口說《滿江紅》不是唐羽所作,他自然要站出來打壓唐羽,殺一殺唐羽的囂張氣焰。

“盜竊?”

聽到這話,唐羽冷冷笑道:“我看他是在欺世盜名吧?”

“混賬!”

詩仙孟仙芝一聽狂怒道:“小輩,你說什麼?老夫在欺世盜名?”

“難道不是嗎?”唐羽憤怒與孟仙芝展開了對視。

他目光犀利宛若鷹隼,懾人神魂,孟仙芝雖然態度強勢,但還是被唐羽驚人氣勢給震懾到了。

隨即,孟仙芝避開了唐羽犀利眼神,暗自發虛。

畢竟,《滿江紅》真不是他所作,隻是《滿江紅》全詩慷慨激昂,實在是當世佳作,縱使是他也作不出來,因此他配合公主楚凝玉,趁機羞辱大唐,並把這一當世名作給弄到自己名下。

楚凝玉意識到孟仙芝心虛了,她果斷說道:“天下誰人不知大唐太子唐羽是個碌碌無為之輩,像這種廢材,他怎麼可能會做出名動天下的《滿江紅》?除了盜竊,不可能有第二種解釋!”

“九弟,你真是糊塗啊!趕緊給孟老道歉!”三皇子唐書恒沉聲喝道。

“老九,你真是把我大唐的臉麵給丟儘了,速速給詩仙道歉!”

為了打壓唐羽氣焰,大皇子唐龍也站了出來寒聲大喝。

彷彿《滿江紅》並非唐羽所作,而是唐羽從大楚詩仙孟仙芝那裡偷來的。

盯著眾人,唐羽冷笑道:“我再說一遍,《滿江紅》不是我偷來的,要我給他道歉,他根本不配!”

“不配?”

詩仙孟仙芝氣憤道:“好一個猖獗小輩!合著《滿江紅》真由你所作不成?那你該如何證明?不是老夫瞧不起你,有本事你當場再作一首邊塞詩!”

“孟老說的冇錯,唐羽殿下,有本事你再作一首邊塞詩,讓我等心服口服!”

“唐羽殿下,你還在猶豫什麼?哼!該不會是做不出來了吧?”

“《滿江紅》就是他偷得,他怎麼可能作的出來第二首邊塞詩?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大楚使團眾人瘋狂譏笑了起來,他們都知大唐太子是個廢物,他們就不信唐羽能作的出來第二首邊塞詩。

盯著厚顏無恥的大楚眾人,唐羽怒髮衝冠直接喝道:“爾等欺世盜名還敢將我汙衊,真是肆意囂張,你們都給我豎起耳朵聽好了,《破陣子·為霍同甫賦壯詞以寄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