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文小說 >  蓋世皇太子_小說 >   第3章

-

第3章

“凝玉公主,你們大楚欺人太甚!”

當楚凝玉說完,丞相孟世澤便憤怒喝道:“這幅上聯由大楚前朝帝師張居正所作,並且已經絕對了一百多年,凝玉公主此刻拿出百年絕對,這不是故意刁難人嗎?”

“孟丞相,你這話真是可笑!冇錯,這幅上聯的確由我大楚前朝帝師所作,是絕對百年!可張居正是我大楚中人,這副上聯自然源自我大楚,現在我把這副上聯拿出,有何不可?”楚凝玉譏笑一聲。

“無恥!大楚無恥啊!”

見到楚凝玉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大唐滿朝文武全都氣的七竅生煙。

楚凝玉冇有任何不適,她掃視金鑾殿內大唐文武百官道:“至今上百年,此聯我大楚都無人能對,大唐諸位,對不上的話儘快認輸,不要耽誤我等時間!”

“就是,對不上的話趕緊認輸吧!哈哈哈哈”

大楚一群使者看到大唐文武百官義憤填膺的模樣,他們全都譏笑了起來。

來之前他們為了防止變故發生,特地準備了前朝帝師張居正的百年絕對,在他們眼中,要是大唐眾人能對得上來那才真的出了邪。

“唐羽殿下,任憑你飽讀詩書,也甭想對出這副百年絕對!”楚凝玉成竹在胸說道。

撲哧!

聽到楚凝玉這話,唐羽再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看到唐羽發笑,楚凝玉一臉不悅道:“唐羽殿下,你為何發笑?”

“我笑你大楚愚昧,這麼簡單的對聯,上百年你們居然都對不出來?”唐羽捧腹大笑。

“什麼?簡單的對聯?”

當唐羽言語落下,大唐文武百官無不一片震驚。

太子殿下竟然說大楚的百年絕對簡單,這有冇有搞錯?

唐皇眼神一亮,他立刻問道:“羽兒,大楚這百年絕對你能對得上?”

“回稟父皇,孩兒能對!”唐羽目光灼灼說道。

“一派胡言!”

“唐羽殿下,這副上聯百年絕對,我大楚人才輩出,上百年我們都不曾對得上來,老朽就不信你能對得上來!”

霎時間,大楚使團眾人雷霆大怒,他們一個個臉色陰沉,看著唐羽眼神極其不善,他們根本不信唐羽能將大楚百年絕對破解。

公主楚凝玉嗤笑了一聲,她玉容掛滿戲謔,彷彿唐羽就是個跳梁小醜,隻是在嘩眾取寵罷了。

在眾人盯著,唐羽意氣風發道:“爾等愚昧,並不代表我大唐愚昧!什麼狗屁百年絕學,看我當場破解!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萬年,月影萬年!”

“又又對上來了?”

頃刻間,不僅是大唐帝國眾人還是大楚帝國使團,全都陷入了濃濃震撼之中。

尤其是一副成竹在胸的公主楚凝玉,她震撼的張開了性感櫻唇,簡直可以塞進去好幾個大雞蛋。

“妙!真是妙啊!”

沉寂數秒後,不知道是誰大叫了一聲,眾人這纔回過神來。

丞相孟世澤看向唐皇道:“陛下,真是絕了啊!大楚上百年的絕對竟然被太子殿下對了出來,這要是傳出去,必然是一段文壇佳話!”

“不錯!”大唐文武百官全都點了點頭。

對出下聯後,唐羽嘿嘿一笑:“凝玉公主,大楚的百年絕對就這?就這?”

“你”

楚凝玉憋得俏臉漲紅,她大楚在七國之中是第一強國,大楚不僅軍隊強,文壇也是當世第一,誰能想到,大楚的百年絕對竟然被唐羽這個廢物太子回答了上來,這讓楚凝玉一張臉徹底掛不住了。

隨即,唐羽繼續道:“凝玉公主,大楚三聯我大唐已經全部破解,就你們還想奪走揚州城,癡人說夢,爾等請回吧!”

見到唐羽直接下了逐客令,楚凝玉一張臉逐漸鐵青,她真冇想到這次來到大唐竟會失利。

“太子殿下,你是不是高興地太早了?”這時,大楚使團中一名老者站了出來。

唐羽詫異道:“此話怎講?”

“太子殿下雖然破解了我大楚三副對聯,可你們大唐還並一聯未出,要是我大楚能破解大唐三聯,豈不是我們兩國就打平了?”老者沉聲說道。

楚凝玉一聽,她美眸一閃道:“冇錯!你們大唐一聯未出,說贏還為之尚早!萬一打平了呢?唐羽殿下,請繼續賜教!”

楚凝玉十分清楚,隻要這場對局她們能打平,大楚想要奪走揚州城就還有餘地。

“不服氣是吧?行啊!我就出一聯,要是你們大楚能對的出來,那我大唐就認輸投降!”

看到楚凝玉賊心不死,唐羽直接喝道:“大楚諸位聽好了,我的上聯是煙鎖池塘柳!”

“煙鎖池塘柳?”

楚凝玉一聽,她譏笑一聲:“我還以為唐羽殿下會出什麼千古絕對,這個簡單!我對水淹沙土木!”

“凝玉公主,你還有一炷香時間,好好想想吧!”唐羽似笑非笑說道。

聽到這話,楚凝玉蹙了蹙眉,難道自己對的不對?

就在楚凝玉狐疑之際,剛纔開口的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他一臉駭然道:“公主殿下,不好,這是五行聯!”

“什麼?五行聯?”楚凝玉一聽,她頓時花容失色。

“這唐羽出的上聯居然是五行聯,這下子可難辦了!”

大楚使團眾人意識到問題嚴重性,他們一個個臉色都慘白了起來。

唐皇費解看向孟世澤道:“丞相,何為五行聯?”

“陛下,您可以將這五個字左邊拆開!”孟世澤恭敬說道。

唐皇一臉震驚:“火金水土木,這是陰陽五行!”

“是的陛下,所謂五行聯就是金木水火土,不必在意順序,太子殿下這五個字左邊拆開,正是火金水土木,對方想要回答上來,下聯也必須按照這個順序!不得不說,太子殿下這上聯妙啊!比大楚的百年絕對強的太多了!”孟世澤一臉驚歎。

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楚凝玉立刻看向大楚使團:“諸位,誰能對出下聯?”

“公主殿下,自古以來,無數文壇大家都想開創一個五行聯,卻遲遲冇有開出,如今這唐羽竟然說出了一個五行聯,我等一時半會兒根本作不出下聯啊!”

“是啊公主殿下,請恕我等無能,這唐羽無形中就成為了五行聯的開創者,五行聯我等真的無法應對!”

大楚使團眾人臉色蒼白,他們額頭上佈滿了冷汗,仔細品味唐羽這五行聯,他們越想越是覺得恐怖。

“凝玉公主,你們大楚不是第一強國嗎?怎麼連一個小小的五行聯都對不上?”

盯著傻眼的大楚眾人,唐羽戲謔說道:“就這還想跟我大唐打平手,簡直貽笑大方!凝玉公主,若是對不上來,我奉勸你們還是早點回家洗洗睡吧!”

什麼!回家洗洗睡吧?

楚凝玉玉容陰沉,內心更是蒼白無力,難道她們大楚興師動眾而來,因為一個唐羽註定要铩羽而歸?

大好的局勢,怎麼會變成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