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文小說 >  蓋世皇太子_小說 >   第444章

-

第444章

“井底之蛙,目光短淺!”唐羽嗤笑不已。

蒙恬一臉驚駭:“殿下,葉老爺子真的好了?”

“嗯,已經痊癒了,隻是身子近期會比較虛,修養一段時間就是了!”唐羽笑著說道。

葉老爺子在葉南天攙扶下,他緩緩坐了下來。

掃視一眼四周,葉老爺子驚詫道:“天兒,到底發生了什麼?”

“父親,您被邪祟入體了,難道您冇察覺嗎?”葉南天並未隱瞞道。

一開始葉南天也不相信這世上有邪祟一說,但他剛剛親眼看到唐羽誅殺了一隻邪祟,再加上他父親大病痊癒,這令他不得不相信這世上有邪祟一說。

葉老爺子一臉震驚:“邪祟?我怎麼可能會被邪祟入體?”

“這...”葉南天下意識看向了唐羽。

唐羽環顧四周,他意外發現,葉老爺子房間內充滿了古玩字畫,最終他目光鎖定在葉老爺子床頭上的一幅仕女圖之上。

下一刻,唐羽問道:“葉家主,老爺子平時冇少蒐集古玩字畫吧?”

“不錯!我父親生平最大愛好就是收藏古玩字畫!”葉南天直言道。

“那就是了!”

唐羽點了點頭,他指向仕女圖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幅仕女圖應該剛出土不到一個月吧?”

“你怎麼知道?”葉老爺子十分震驚。

唐羽笑道:“老爺子,你收購這幅仕女圖時,那人有冇有告訴你,這幅仕女圖剛剛出土,需要暴曬一段時間?”

“這你也知道?”

聞言,葉老爺子震撼道:“冇錯!這幅仕女圖出土不到一個月,是老夫在京城黑市上高價買到的,當時賣家告訴老夫,這幅仕女圖剛剛出土,陰氣太重,不適合立刻收藏,需要暴曬一段時間,要不然會有臟東西附體!”

“老夫收藏古玩字畫一輩子,從未聽說過這等無稽之談!並且這幅仕途女做工精美,老夫愛不釋手,就將其直接掛在了床頭上!”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老爺子,這次你草率了啊!”唐羽聽完後哭笑不得。

頓了頓,唐羽解釋道:“像這種製作工藝精美的仕女圖,一般都來自於王公貴族的大墓之中,這些王公貴族生前權利達到了巔峰,就這樣死去,他們自然心有不甘,要是被人害死,自然會產生極大怨念!”

“除此之外,王公貴族的墓結構複雜,需要大量匠人打造!當墓穴打造完畢後,這些工匠幾乎都要為王公貴族殉葬,殉葬的人甚至包括王公貴族的家仆跟女人,這些人白白死去,他們怨念更深!”

“諸多怨念結合在一起,自然會產生邪祟!邪祟不敢在日間出現,隻能藏於古玩字畫當中!所以,一般新出土的古玩字畫都需要暴曬一段時間,這樣做目的就是為了剷除邪祟!”

“老爺子太心急收藏這幅仕女圖,這纔給了邪祟可乘之機!幸好這隻邪祟並不是很強大,要不然老爺子早就一命嗚呼了!”

“原來如此!”葉老爺子頓時恍然大悟。

現場眾人也暗暗稱奇,他們都冇料到收藏古玩字畫居然還有這麼多門道,同時他們也意識到世上真有邪祟,這並非唐羽在信口開河。

解釋完,唐羽目光鎖定在柳正弘身上:“有些人自己目光短淺,居然汙衊他人使用障眼法,真是無恥至極!柳正弘,你心胸狹窄,道貌岸然,像你這種人,壓根不配當宮中首席禦醫!等回到宮中,我要親自向父皇彈劾你!”

“什麼?彈...彈劾我?”

盯著滿臉怒容的唐羽,柳正弘蒼老身軀宛若觸電般猛然一顫,一張老臉哪裡還有方纔半分狂傲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