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老,待他們解去手段,吾等便走!”

白家的黑衣男子情不自禁的靠近身邊鶴髮童顏的白衣老者。

親眼見識到秦陽和高明的詭異手段,輕而易舉的鎮壓了羅刹宮和3大北嶺惡人,黑衣男子此刻生不出半點想要繼續暗殺高明的心思。

跑!

跑得越遠越好!

此時此刻,黑衣男子恨不能給自己插上1雙翅膀。

任務?

~

給白家第1天才白玉明剪除對手,掃清阻礙?

呸!

誰愛做,誰來做,本公子苟命要緊。

黑衣男子瑟瑟發抖,心底驚恐極了。

“童老!吾等生死,全靠您了!”

黑衣男子悄悄地拉住了鶴髮童顏的白衣老者的衣角,深怕對方稍候會丟下他1樣。

鶴髮童顏的白衣老者未曾理會,1聲未吭,他的注意力全都投向了前殿廢墟之中的秦陽。

即便他貴為問道境人物,此刻也是心緒不安,忐忑難寧。

渾身肌肉,都是情不自禁的緊繃著。

太可怕了!

說app—

悄無聲息之間就鎮壓了數位問道境人物。

功參造化的人物,都未必能夠做到如此輕而易舉吧?

童老的心底,1陣兔死狐悲。

隻要秦陽解除壓製的手段,他就將不顧1切的逃離此地。

從今往後,再也不回北嶺。

誓約?

承諾?

哪有性命重要?

老夫窮儘1生,好不容易修煉到如此境界,還想著逍遙天地,雲遊天下,做個自在人。

今日豈能因為舊時1個承諾,就甘願將性命割捨於此?

思及於此,童老的心底,更忍不住慶幸起來。

幸虧他們1度按捺,暫時冇有表露出來殺意。

否則,他們也將步羅刹宮和3個惡人的後塵。

秦陽對此,毫無覺察。

在高明的催促下,心疼封魂陣的損耗,秦陽便是不假思索的準備撤去封魂陣,恢複天蠱教內的1切氛圍。

“聖主且慢!”

然而,剛有動作,1聲輕喝,叫住了秦陽的動作。

嗯?

秦陽扭頭,看向了祠堂方向。

輕喝聲正是從祠堂傳過來的。

天蠱教祠堂,虛空盪漾起波紋,1道身影踏空而來。

天蠱教前殿距離祠堂,尚有數裡之地的距離。

即便是問道境人物速度極快,踏空而過也會在沿途留下些許痕跡。

正因為速度太快,距離太短,行走過的痕跡來不及消散。

然而,這道身影的掠過,沿途卻未留下任何痕跡。

對方身影1動,便彷彿祠堂和前殿之間,僅是1步之遙。

1步踏出,便是挪移而至。

空間穿梭?

秦陽瞳孔收縮,感到駭然。

“不!是空間挪移。”

正當秦陽費解之際,姮的聲音,突兀的在他識海之中響起。

秦陽瞳孔緊縮,眼神驟亮,定睛看去來到身前的人影,赫然是費世清。

費世清的手中,還捧著自己的寶鼎。

姮成功了?

費世清突破了?

此前的費世清,可冇有掌握這般手段。

這般手段,赫然是天蠱教的祭靈才具備的天賦能力。

“你們成功了?”

秦陽忍住驚疑,看向費世清詢問。

“1切還得多謝聖主提攜!”

費世清拱手,由衷致謝,隨即笑道:“但這些話,還是留待稍候再言。當務之急,應是解決眼前危機。”

“還有危機?”

秦陽和高明皆都詫然起來:“人不都被我們殺了嗎?”

他倆下意識扭頭環顧周圍人群,卻冇察覺到半點異樣。

“聖主和高爺有所不知,還有些臭老鼠,可1直都保持著蟄伏,未曾現身呢。”

費世清的目光,瞬間鎖定了北嶺白家1群人:“若非蠱神大人感知敏銳,早已捕捉了他們的氣息。此番怕是已經被他們逃離掉了。”

話音落下,費世清拂袖1揮,袖袍鼓盪之間,掀起1片颶風,瞬間將北嶺白家那群人佇立的空間迅速隔離了出來。

颶風呼嘯,圍繞著他們,形成了堅不可摧的颶風之牆。

囊括鶴髮童顏的白衣老者童老,都被囚禁其中,無法脫逃。

“這些人自昨夜進入天蠱教駐地,就曾4處窺察。這位尊駕更是親自動身,走遍過天蠱教每個角落。”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