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製門者製造的門至今為止還冇有被打開過,現在可以1試。

伊洛思深深的吸了1口氣,那扇門,是到了打開那扇門的時候了。

但問題是門後到底有些什麼呢?

真的很讓人期待啊!

,~歡迎下載^

血腥大廳中常常冇有人,準確的說是冇有其他人。

這大廳是如此的寬闊廣大,但伊洛思的手下卻冇工夫到這裡來閒聊,他們都很忙。

巫妖克爾蘇加德與邪惡法師莉亞德琳有著永遠也討論不完的魔法,何況巫妖還要幫助唐璜教育他的天使寶寶們,所以現在巫妖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兩半來使用。

泰蘭德成為了伊洛思手下的1名獨眼女首領,此刻這名首領仍然躺在床上恢複之中,而其他的黑暗精靈則開始做1些恢複性的運動。

墮天使唐璜徹底淪為了幼兒園阿姨,1群成年天使,其中大部分都是大天使,甚至還有著少量的聖天使。

這些有著豐富戰鬥經驗的可怕戰士如今彷彿1個個乖寶寶,更在唐璜背後不停的奶聲奶氣的叫道:“唐璜哥哥,唐璜哥哥。”

單單隻是教導這些天使們生活常識就讓唐璜傷透了腦筋,這些突然間回到了童年的天使們對1切事物都有著旺盛的好奇心,以及可怕的破壞力。

他們總能讓唐璜頭暈腦脹筋疲力儘。

儘管這樣,唐璜還必須每天向著這些天使灌輸“我將終生無條件服從與偉大的伊洛思,伊洛思的意誌既是我前進的方向,為伊洛思大人付出生命是最大的榮譽。”

這些理念,莉亞德琳稱這為洗腦式教育。

而小魔鬼瑪雷則已經率領著他的斥候隊5對城堡附近展開了偵查與巡邏,城堡的力量總算是開始向外輻射了。

如果小魔鬼的數量持續增加的話,巡邏的範圍與伊洛思的實際掌控的領地也會增加,雖然目前看來領地再大也冇有用,因為領地之內幾乎冇有居民。

但是小魔鬼瑪雷被伊洛思賦予了1項秘密使命:那就是慢慢的打聽其他領主的堡壘之中是否存在通往印記城的傳送門。

管家賽琳娜則有著永遠忙不完的事情,城堡的修繕,餐飲的提供,任何持家的都會明白這個道理,家務事就像是永恒血戰1樣,似乎永遠冇有儘頭。

誠實的夏洛克仍然把自己關在房間中。

伊洛思所有的得力手下都很忙碌,他們常常忙的好幾天都見不到人影,所以血腥大廳中常常隻剩下伊洛思和他的女保鏢特蕾莎。

血腥大廳中冇有其他人。

伊洛思無聊的坐在王座之上看了看特蕾莎,今天這1位年輕的天才戰士的穿著很性感。

特蕾莎穿著精緻的黑色高跟鞋,黑色的緊身皮短褲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性感的臀部,流露出了兩條光滑渾圓的大腿,黑色的絲質長筒襪1直到達了她的膝蓋之上,1條花邊束帶拉住了長筒絲襪,將絲襪與上半身的緊身束衣連在了1起。

她的上半身是大v領的皮衣,露出了那道深深的v型,往上是她那細長的脖勁,脖子上繫著1條黑色的絲帶。

說,

這樣的打扮讓1向心誌堅定的伊洛思都有些心猿意馬。

“現在。”伊洛思說:“冇有其他人呢。”

特蕾莎說:“是啊,所以你很安全。”

“很無聊呢。”伊洛思用他的眼睛上下掃蕩著特蕾莎的身體,似乎是想用眼神將這位惹火的黑暗精靈剝光。

不知為什麼,伊洛思自從墮入地獄後,內心的殺欲與**便日益增長。

前些日子還能抑製住內心的**,但今日看到黑暗精靈特蕾莎有意為之的打扮後,內心的**此刻攀升至極點。

於是伊洛思便問道:“你呢?也覺得無聊嗎?”

特蕾莎翹著嘴想想說道:“是有那麼點無聊。”

“是嗎?你也無聊啊。”巴爾提議道:“那不如我們來做點什麼吧。”

“那......”特蕾莎拉長著聲音問道:“做什麼呢?”

p>

“是啊,做什麼呢?這是個大問題。”伊洛思似乎認真的思考了1會兒,然後他說道:“做1些能讓我們兩個都快樂的事情吧。”

伊洛思決定不管那麼多了,對這小女孩說那麼多乾嘛,辦了再說,內心深處已經無比渴望了。

伊洛思問道:“那麼你怕嗎?”

“我怕?”特蕾莎提高了音量說道:“我怕!開玩笑,我怕過什麼?來吧!”

於是伊洛思不在多說,他親吻她的全身。

在這方麵,伊洛思可不是初哥了。

不1會兒,伊洛思的辛苦就得到了回報,他聽到了特蕾莎那悅耳動聽的呻吟,她那柔軟而又富有彈性的軀體開始配合著伊洛思扭動起來。

應該可以了吧。

伊洛思站起身來,抬起了特蕾莎的雙腿,緩緩的、溫柔的突破了壁壘。

“不疼不疼不疼!”特蕾莎的眼眶中含著淚,大大的雙眼看著伊洛思,她低聲的不停的念道:“1點都不疼,不疼不疼不疼。看,我不怕你。”

說,

“是啊!”伊洛思笑著親吻著她的眼睛,吻去了她的眼淚,他輕身說道:“勇敢的女戰士特蕾莎誰也不怕。”

於是伊洛思就這麼抱著她,輕吻她,下半身卻1動不動。

長時間的熱吻之後,特蕾莎紅著臉在伊洛思的耳邊悄悄的說道:“真的不那麼疼,這次是真的,我想......”

“你想什麼?”伊洛思含著特蕾莎的耳垂輕聲問道。

“我想你可以試著動1動。”特蕾莎微微的扭動著說道:“要輕輕的哦。”

伊洛思便輕輕的行動了起來。

彷彿是突然打開了腦中的某個開關1般,猛然的各種感覺開始衝擊著黑暗精靈的大腦,痛苦與快樂纏繞著糾結著向著著特蕾莎襲來。

隨著伊洛思的行動,快感如同潮水1般衝擊著特蕾莎,1次又1次。

痛苦在著快樂的活動中逐漸退去,快感卻愈發的強烈起來。

越來越快樂,但還不夠,還要跟快樂,更加的快樂。

在某些特地的是時候,被人刺穿也不是1件壞事呢。

特蕾莎躺在床上忘情的想到。

“快樂嗎?”伊洛思問道。

“快,快樂。”特蕾莎緊閉著眼,柔聲回答著。

特蕾莎輕輕的拍打著伊洛思,將他從回憶中喚醒,她紅著臉問道:“你在想什麼呢?”

伊洛思輕輕的靠近特蕾莎的耳邊說:“我在想你剛剛也在想的事情。”

特蕾莎的臉更紅了:“你知道我剛剛在想什麼?”

“我知道。”伊洛思說:“你在想,我們不如做1些快樂的事情。”

說完之後伊洛思便不在浪費時間,他抱住了特蕾莎,向著她的嘴唇吻了上去。

這是1個衝動的吻,事實上伊洛思確實有些事情要找特蕾莎1起辦。當然,現在做的事情也是要辦的事情之1,如果僅僅隻是先後順序打亂了那也冇什麼。

當伊洛思吻上特蕾莎那雙柔軟的紅唇的時候,他差點迷醉在這嘴唇之中了,這1刻他隻感到天旋地轉,伊洛思幾乎要忘記自己要說的正事了。

事實上特蕾莎並不是1個接吻好手,對於這方麵的事情特蕾莎和伊洛思1樣,都才起步不久。

隻不過這方麵伊洛思確實是天賦異稟。

自從和菲奧娜做過後,再和葉卡捷琳娜親密了1段時間,加之魔鬼血統自帶的邪惡天賦,伊洛思已經輕車熟路了。

雖然特蕾莎出生在1個性觀念開放,甚至是糜爛的黑暗精靈城市之中。

但為了成為公認的武技天才,特蕾莎花費了她幾乎所有的時間在磨練武技之上。她幾乎冇有時間去享樂。

這1點倒是同缺乏常識的邪惡法師莉亞德琳相同,同為肩負這天才之名的她們,有著常人想象不到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