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岐山這話1出,那人已經持劍向前,

道門再強,本身也冇有那麼多的講究,到底是靠的是其戰力,也就是內家拳外家拳,到最後都得提著兵器和人上去乾架的,這道士也甭提什麼仙風道骨了,最後都是提著兵器上來的。

周岐山和這人1交手,就感覺得出此人的戰力不俗,但戰鬥的經驗實在很1般。

這種就是講究其戰鬥經驗的,是很困難的事兒,不同於周岐山這種自生死之間過來的人了。

先聲奪人,此人劍法確實很厲害,兩人初始打了個旗鼓相當。

這人應該是不缺對招喂招的,看來這個道觀的規模不算小,居然能夠擠出人手來對攻。

也講究這種東西。

但周岐山也知道不算什麼,他出手極為迅猛,劍術如龍,而且招式很刁鑽,對付這種人,就以奇招來克敵,是周岐山的對策。

冇過3十招,此人的招式已經徹底紊亂了,為了應付亂招數,而使勁化解,以至於混亂不堪。

周岐山看準時機,已經連出3刀,均是砍在了此人的關節之上。

那人“啊”得叫了1聲,已經跌倒在了地上。

周岐山看著此人1副怨毒的神色,他也冇有多說什麼。

已經大步往前走去。

小說*,.歡迎下載<

隻是他往後走去,已經看到不遠處出現了3道火符。

朝著洞穴深處橫飛了進去。

周岐山倒是很淡定,這是那人朝著洞穴深處的人釋放的信號,顯然這些人早就知道周岐山他們的到來了。

周岐山也猜測,恐怕這些人對當地的情況非常的熟悉,本身就在此地做的巢穴了。

而這裡必定是有大量人誤入其中的,他們自然會在當地設置相應的防禦機製,道門是有相當多類似的咒語和法陣的,也會馴養類似的異獸,這東西不算稀奇,甚至也算是各宗門各派係常用的手段了。

周岐山他們入山,肯定還是引發了1些東西的。

所以被道觀之人,重點關注,甚至在內部設下了天羅地網,就等著他來投。

周岐山神情很平和,對於這些道門子弟,他甚至冇什麼太大的想法,道家自然是講述也傳承道法自然,這自然界內,是最為凶殘,最為殘酷的。

所以哪裡存在什麼清靜無為,到了道門的邏輯裡頭,這道門就是適者生存,物競天擇。

讓你無為隻是讓你成為綿羊,好1口吃掉你。

這都是謊言,所以曆久彌新的道門,很多道士都是真正的超級大能。

這也是周天豪和周岐山說的,所以周岐山可不信什麼平和的道理。

“死。”

周岐山隻聽得天頂傳來了兩聲叱喝,殺意乍起。

手中雙刀隨意滑動,反手1劈,已經招架住兩邊的攻勢,這兩人都身著道袍,均是道士,顯然殺意也是沸騰的。

周岐山倒是很平靜,反手格擋,以戰場為生的他,對於戰鬥已經刻入了其骨髓之中,反覆的殺戮和生存成為了其生存的要義。

相比之下,這些人雖然招式厲害無比,變化多端,但在麵對殺身之禍之時,必定會露出退卻的想法,周岐山就能夠徹底擴大優勢。

這就是周岐山的戰術,簡單直白,隻是同時與兩人開戰,這兩人戰力不下於之前的那個,周岐山也覺得有幾分棘手,但索性他經驗老辣,拆過幾招之後已經摸清楚這兩人的底細。

稍稍1提氣,已經刀術儘數施展開來。

周岐山的身形速度也極快,身形就在洞中穿梭,這兩人跟上週岐山的移動,也因此出現了破綻。

,~歡迎下載^

這兩人應該不太擅長合擊之術,這陣法都是需要長期協作的。

周岐山隨手劈出兩刀,將兩人逼到1處,隨後臨時變幻了手中雙刀的長度,本身刀罡無形,就難以把握,但周岐山對兵器有近乎完美的掌握能力。

這乍然之間,變化了斬擊的弧度,這兩人猝不及防,也徹底擊潰在地。

周岐山倒是冇有停步,繼續往前走去,足足擊潰了十9人,方纔走到了洞穴的儘頭,其麵對更是綿綿不絕的道人,這些道人的手段就弱很多了,隻是佈置成了大陣。

倒是給周岐山稍稍造成了幾分麻煩和困擾,但索性周岐山的戰意滔天,到了這個地步,其境界仍在不斷提升,對於任俠1道的見解,更是伴隨著漫長的歲月,逐步積累至今。

在這個時刻,甚至他的戰力比在邁入洞穴之前還要高出3倍。

到了這個地步,任何提升都堪稱天翻地覆,尤其是到了周岐山這個境界。

其橫掃1刀已經將所有人1擊吹飛了出去。

他邁出了洞穴,看著前頭的林地,已經豁然開朗,1條白玉走廊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周岐山看著麵前的這1切,1座道觀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他將雙刀收起,款步而上,很快在道觀的門口出現了1個年輕人,年紀比周岐山還要小1輪,看上去隻有十56歲的模樣,他也是同其他道士1般無2,都是1身道袍。

隻是他臉上笑意盈盈,也冇有什麼敵意的模樣。

周岐山感知了1下他的氣場,知道此人無害。

故而走到了他的麵前。

“施主,貧道久候多時了。”那人微微1笑。

周岐山說道:“看來你還挺歡迎我來的,不過這個洞穴裡的事情倒是熱鬨。”周岐山對這些道士倒是冇什麼好感,打不過就好好談,不然就不談,這態度也過於真實了。

那人笑道:“施主你既然明白,就不用我多說了,請往裡請,我們仙都觀能夠有您這位貴客,當真是榮幸之至,而且施主您和本道觀之間的機緣也是深如海啊。”

周岐山心念1動,隻是冇有說話,跟著那道人往裡頭走去。

不多時,他看到了1個巨大的丹爐,隻是這丹爐上頭居然有1隻血手印。

“這就算當初你爺爺周天豪抵達此地之時,連同其他幾人所在此丹爐上留下的痕跡。

讀者身

血手無常,當真有幾分霸氣了,我當時所見,也覺得這群武林中人均是莽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