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越塵點頭,所有人都精神1振,目光火熱的看向他手中的先天靈光。

就連1貫沉默冰冷的金靈,眸中都帶著強烈的期待之色,目光直接粘在那團先天靈光之上。

“怎麼樣?這東西可能當得謝禮?”

讀者身

越塵故意調侃道。

“當得!當得!本帝正發愁到哪裡去尋這寶貝哩!快拿來!”

孔瑜連連點頭,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不錯!玄霄道友,你這份謝禮,直接送到俺心坎上了,俺老牛認了。”

牛奎也跟著表態,兩眼放光。

“我原本以為,玄霄道友最多拿些仙丹神藥出來,冇想到……這叫我如何拒絕是好啊!”

淩策歎了1口氣,裝模作樣的搖頭晃腦,顯得很是為難。

“哈哈哈,何須為難,來來,1人1道,多的我也冇有了。”

越塵灑脫1笑,毫不猶豫的將手中那團先天靈光遞了出去。

眾人也不客氣,紛紛上前,各自從那光團中抽出1道先天靈光,迫不及待的就想煉寶了。

不要以為眾人都冇見過世麵,連先天靈光都冇有。

實則這東西極為少見,否則先天靈寶為何那麼少?

說來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1兩件先天靈寶在身,卻依然對先天靈光如此渴求,其目的,自然是為了各自的本命法寶。

修士的本命法寶都是後天煉製,與自身1榮俱榮1損俱損,心血相連。

但是,法寶進階比修士進階難得多,這就造成了諸多境界奇高的修士,手中仍舊用的後天法寶。

當然,那些生兒就有伴生之寶的天道寵兒,就不在此列。

到了最後,修士想再進1步,就需得自身圓滿,本命法寶也要隨之成就證道之寶。

否則,永無成道的可能。

這個時候,能幫助法寶逆反先天的先天靈光,就是他們急需的東西,任誰也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當下,眾人也不論道了,直接就地開始動手了。

1道道先天靈光被打入他們的本命法寶內,霎時間,這些法寶如同吃了仙丹大補藥般,各個威能暴漲,禁製叢生,靈性大增。

後天靈寶想要晉升先天靈寶,需得3十6道禁製圓滿,再經過漫長的歲月,機緣巧合之下,才能生出1點先天靈光出來,成就先天。

並不是說每個後天靈寶蘊養的久了,都能成就先天,而是說,依靠自身逆反先天的鳳毛麟角,1切全看機緣如何。

也就是說,成不成的,看臉!

如今有了先天靈光,這些法寶隻需將先天靈寶煉進自身,兩者結合,未來十之89都能進階先天,成就先天靈寶。

不過這玩意可遇而不可求,縱觀諸天萬界,擁有先天靈光的修士也屈指可數。

除非運氣爆棚,否則,基本是不可能的。

眾人皆歡喜無比。

也幸虧越塵將整個仙池秘境掘地3尺,洗劫1空,得到的先天靈光夠多,否則也不能大方到1人1條先天靈光作為謝禮。

不過,即使如此,他也不敢輕易示人。

@:

這先天靈光太珍貴,稍有閃失,必定會引來某些人的覬覦。

“你到底得了多少先天靈光,竟如此大手筆,也不怕被人搶了去。”

孔瑜揶揄的笑言。

“諸位都是玄霄的道友,修行路上,能多幾個誌同道合的同道,何等快哉,不過些許身外之物,夠用就好,不必貪多。”

越塵淡淡笑道:“再說,我身上也隻剩下幾條了,剛好留給千妙她們,哪裡還有富餘的給人搶去?”

當然,這話彆人信不信就不知道了。

他手裡到底還剩下多少先天靈光,卻是誰也不知。

他們兩人1唱1和的,彷彿無心之言。

眾人聽了,卻都心中明白,這是孔瑜藉此敲打大家,莫要走漏了訊息,叫越塵惹禍上身哩。

不過,他們麵上故作不知,心中卻暗自發誓,決不可辜負越塵的1番信任,否則如何存在於天地間?

“哈哈哈,不愧是玄霄老弟,這份胸襟氣度,俺老牛佩服的5體投地!”

牛奎撫摸著身上的黑金軟甲,高興的大笑。

他這身黑金軟甲是截教氣運還未衰敗時,幾位外門弟子為了討好他,合力給他做的。

他穿了這麼些年,也蘊養成頂級後天靈寶了,1直不捨得脫下,為的也是心中那點念想。

隻不過隨著他境界提升,這後天靈寶就有些不夠用了。

每次大戰,他都小心護著身上的軟甲,以免被破壞,打得束手束腳,極不痛快。

越塵送的這道先天靈光來得正是時候,牛奎簡直喜不自勝。

“哪裡哪裡!”

越塵連連擺手,口不對心的謙虛道。

眾人1陣大笑。

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