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王在出征之前要再納1名側妃入府。

滿朝文武並無人反對。

反倒覺得此事乃是大喜之事。

再出征之前操辦,正好可以討1個喜氣彩頭。

喜事辦完。

秋日過半。

各路兵馬開始緊鑼密鼓的調動。

先是登州港口。

因為齊國要同時與高麗開戰。

6陽便提前下令暫停山東到朝鮮半島的所有海運貿易路線。

將閒置的商船全部征調為運糧船。

若是因為戰鬥有所損傷,戰後照價賠償原主。

眾船主也冇有什麼怨言。

國家作戰之時征調船隻馬匹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

宋朝征船那是1個字都不給。

齊國願意給出相應的補償,他們已經心滿意足了。

而且他們的船隻並非是戰船。

6陽征去也隻是用作運糧船,向遼東運送糧草。

閒下來的水手6陽也冇有放過。

他會給這些水手平時出海兩倍的價錢,雇傭他們幫水軍開船。

有兩倍的錢,不賺白不賺。

水手名額1個下午就招滿了。

還有人專門托關係想要進去。

糧草1船1船的先運到了山海關後方的榆關舊址。

呼延灼再從榆關將糧草發往燕京,這樣就節省了很多路程和損耗。

糧草先就位,後續的工作纔好展開。

6陽喜歡在開戰之前先開作戰會議。

大概確定進攻方向和方法。

等到了戰場上,如果有特殊情況,領軍大將和軍師再負責變通。

.pp>@!

第1場會議主要目標便是高麗半島。

6陽主會,各位軍師和領軍大將參會。

眾人1起討論出1個最好的進攻方案。

林沖先起身道:“諸位,咱們前年重新招募的兵馬已經訓練完畢。

雖然訓練時間並未滿足兩年之期。

但他們先前卻參加過鎮壓入侵登州高麗軍的戰役。

並在其中作為主力。

有這1場實戰經驗,他們的本領,不會比那些訓練兩年的優秀士兵差。

而且高麗軍短兵缺甲,軍紀渙散,武備廢弛。

戰力基本等於宋軍的廂軍。

讀者身

我麾下的這些新兵剛好可以拿他們練練手,迅速熟悉戰場環境。

等打下了朝鮮半島,便又是1隻不可多得的強兵。

剩下的問題在於,我軍攻打朝鮮半島的時候,也需要在前線設置1個糧草轉運點。

諸位能否先解決這個問題。”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糧草接濟不上是1件很嚴重的事情。

尤其是跨海作戰,補給困難。

糧草問題1定要重點考慮。

樊瑞說道:“我聽出海的軍士們提起過,高麗南方數十裡外的海上有1處大島,名喚耽羅島。

島上有個耽羅國,內附高麗。

若能將糧草屯於此處,再以大量水軍保護。

前線的糧草補給便無憂矣。”

6陽看了看地圖。

耽羅島麵積不小,離高麗夠近,完全可以打造成1塊海上的軍事基地。

選做糧草的儲存處,也算合理。

不過開會就是要集思廣益,他又向其他人問道:“諸位還有冇有彆的意見?”

聞煥章道:“耽羅小國,彈指可下。

其地理位置優越,北可攻朝鮮,東可進東瀛。

拿下來也好。”

喬道清主管糧草運輸,他看了耽羅島的位置以後,卻連連搖頭:“不行不行,這樣的運輸線太長了。

[email protected]>

而且航線大部分貼近高麗沿岸。

高麗不同於金國。

金國冇有水軍,我們的運輸船隊可以在海上任意馳騁,不用擔心會被金人襲擊。

而高麗則不同,高麗水軍規模龐大,若他不與我正麵對敵,專門以小規模船隊襲擊我軍的運糧船。

到時候不就麻煩了。”

樊瑞皺著眉頭看向地圖,雖然不願意承認,但喬道清說的確實有道理。

運糧路線應該儘量的縮短。

那應該怎麼辦呢?

眾人再次把視線轉向地圖。

現在又冇有衛星測繪。

~小說app,-app。*。

地圖的繪製全得看各地傳來的數據。

有6陽修正,許貫忠畫出的東亞地圖已經十分接近現代地圖。

但6陽卻總覺得這地圖有點問題。

好像是哪裡的比例不太對。

忽地,他反應了過來。

高麗半島好像被許貫忠畫小了。

這是現在製圖師的通病。

瞭解國內的情況,卻不瞭解國外。

許貫忠也冇去過朝鮮半島,對那邊到底有多大也冇有具體的印象。

製圖師們在繪圖時,往往會將自己的國家版圖畫的較大。

將其他國家的版圖畫的較小。

以此來凸顯自己國家的強大。

6陽跟許貫忠繪製東亞地圖的時候,曾經找過高麗和東瀛製圖師繪製的本國地圖作為參考。

結果高麗地圖上,宋遼為地圖中心,分列南北,疆域廣袤。

而西夏在西北角,高麗在東邊海上,和遼國相連。

隻是高麗的麵積1看就被誇大了許多。

能抵得上山東河南河北3地相加。

其實6陽知道,高麗半島的麵積也就比山東大個3分之1左右。

東瀛已經被擠出地圖邊界了。

在高麗看來,宋遼是天朝上國。

~小說app,-app。*。

西夏和自己1樣是藩國。

而東瀛是1群未開化的蠻子,根本不配進入文明國家的地圖之中。

東瀛的地圖和高麗犯得1樣的毛病。

東瀛4島占據地圖中央,宋遼的麵積依舊龐大,而高麗卻隻有東瀛的4分之1大小。

這樣的地圖根本無法作為參考。

許貫忠冇有去過高麗和東瀛。

而6陽憑藉著自己的記憶來進行指導,難免會有錯漏。

於是這份地圖的相對位置,便出現了偏差。

6陽記得齊州和高麗的首都開京應該是同緯度的區域。

而地圖上的開京緯度卻明顯要高。

高麗最南端的全州緯度卻和齊州差不多高。

這明顯是不對的。

“李俊,你從登州開船去高麗,1般是在那裡登6,要花多少天?”

李俊道:“1般都是在全州,得在海上航行兩天左右。”

“若是在海州登6呢?或者直接點,從臨津江進入開京境內又要多久?”

李俊道:“這我倒是冇試過。

開京是高麗首都。

我之前為了避免刺激到高麗水軍,引起兩國戰爭,就冇有往那邊去靠。

基本都是直接東南開,去全州碼頭交接貨物。”

6陽笑著點了點頭:“你說你去全州是往東南方向開,那就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