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宇默默地聽完了老黃,關於這段時間與張姍姍發生的各種事情的描述。

他基本上可以判斷,這兩人的關係處在少男少女的那種小鹿亂撞的萌動期。

彼此雖然都愛著對方。

但是不知為何,誰都不願意踏出1步,說喜歡對方。

覺得自己先開聲告白的話,輸的就是自己似的。

這莫名其妙的自尊心,在人類漫長的曆史長河中,斷送了多少本應美麗動人的愛情啊!

@說-app&——>

可憐的人類呀!

老黃此刻正1臉虔誠地看著陳宇。

等待陳宇的建議。

彷彿陳宇隻要開口,就能讓他扭轉局麵抱得美人歸似的。

陳宇:“咳咳……其實你為什麼不跟她說,你愛她?”

老黃聽到愛這個字眼,當即扭捏了起來:“都多大的人了,‘愛’這個詞就不是我們這年紀的人該說的呀!”

陳宇正色道:“你很老麼?才5十歲不到吧?”

老黃愣了1下,然後突然無名火起:“我纔剛3十歲,什麼叫5十歲不到?你小子找抽啊!”

說著握拳作勢要揍陳宇。

可不知道為何,當眼睛看向陳宇的瞬間。

p>

當即就慫了。

心中莫名地升起了1種敬畏之情。

“大哥……呃,不對,陳宇,你特麼身上不是有什麼妖法吧?我怎麼覺得你突然在我心中的形象高大了許多。”

老黃低聲問道,像是1隻受了驚的小貓。

陳宇笑了笑:“這算什麼,我本來就比你高大啊!”

老黃:“……”

陳宇認真道:“聽我的,把師母追到手,我看過你們的未來,你們彼此都是對方的唯1,人生苦短,你還執著那無用的自尊心做什麼?”

老黃低頭不語。

他覺得陳宇說的在理。

可1想到要麵對張姍姍,道出自己心底裡的想法的時候。

那種想要退縮的情緒便湧上了心頭。

陳宇搖了搖頭。

他知道這老黃自己不推他1把,他就冇有勇氣去為自己的人生大事努力的。

他的手中凝聚出了1個精美的紅色錦囊。

把錦囊強塞到老黃的瘦削手中:“拿去!”

老黃疑惑:“這是什麼?”

陳宇:“等你見了張姍姍的時候把錦囊打開,你們之間的問題就自然迎刃而解的了。”

老黃奇怪:“神神道道的,到底放了什麼?”

他想要打開那錦囊。

陳宇也冇有阻止,安靜地坐在旁邊看著。

結果簡簡單單的兩條繩子,愣是怎麼拉扯都無法讓這錦囊打開絲毫。

老黃:“你給的這東西壞的,我關鍵時刻怎麼打開?”

陳宇1副高人似的捋了捋不存在的鬍子:“天機不可泄露,你到時候見了張姍姍就自然能打開了。”

老黃冇好氣地看了陳宇1眼:“彆整什麼惡作劇。”

陳宇笑道:“我像是那種人麼?”

說著身上再次爆發出了那種讓人發自內心尊敬的氣勢。

老黃臉色1變,朗聲道:“好的大哥,都聽大哥的!”

……

此刻,殺戮都市副本裡。

高毅剛剛乾掉了1頭天狗模樣的巨大宇宙人。

這次的戰鬥格外慘烈。

由於身法的連續爆發,他好不容積攢的脂肪全都被這1戰給消耗掉了。

此刻的高毅,早已不複胖子的可愛和臃腫了。

而是個十足的身材修長的大帥哥,雖然比陳宇還差1點。

可這身高比陳宇還要高出幾公分。

彼此互有勝負。

不過他並不關心這種事。

他看了1眼倒在地上的天狗,以及那些血泊中的隊友。

這場大戰過後,他的同伴連同其他後來加入進來的玩家,全陣亡了。

高毅也嘗試過救人。

不過這天狗實在太靈活了,身後的大翅膀,每1片羽毛都能變成1把鋒利的匕首,精準地刺向他們。

稍有不慎,就會被逮個正著。

光是能活下來就不簡單了。

高毅還能完成反殺。

他心中也對自己的在這1次次的大戰中的提升,感到了由衷的滿意。

他看了1眼4周,平靜的嚇人。

這已經是第5夜的戰鬥了。

清點了1下戰場,光是這1戰就死掉了32名玩家了。

這副本總共有多少玩家?

他也不清楚。

說app—

他隻知道在黑房間裡見過的那些麵孔已經死得7788了。

今晚的戰鬥應該結束了吧?

他看了1眼,這立在人行道上的時鐘。

05:58:01

馬上就要到早上了。

怎麼還不把他傳送回公寓!

真是奇了怪了!

不對!

他又看了1眼這個時鐘,竟然在讀秒的地方停住了。

1如既往的05:58:01

^

是壞掉了麼?

噠噠噠……

突然有高跟鞋踩在地麵發出的聲音從他身側的樹林傳來。

隻見1個長相甜美,綁著金色雙馬尾的女人走了出來。

身穿高貴的血紅色蕾絲長裙,手中拿著同款的紅色蕾絲雨傘。

1副女王的姿態。

1步1步地向高毅迫近。

高毅也不掩飾心中的憤怒:“靠!傳說級!這副本冇完冇了了是嗎?”

他1個閃身直接衝進了身後的巷子裡。

他第1天來,為了給陳宇準備驚喜派對。

p>

提前熟悉了這裡所有的街道了。

加上他的身法在,在這些巷子中把對方甩開應該問題不大。

可胖子還是錯判了形勢。

隻見那女人直接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到的比他還早。

從對方身上傳來的壓迫感,讓胖子的心臟控製不住地狂跳了起來。

這比剛剛的天狗要強多了。

麵對天狗,胖子還能以速度製勝。

可麵對眼前的這個女人。

他1點勝算都冇有。

胖子冇有糾纏,在看到對方的瞬間,扭頭就走。

他飛速衝進了旁邊的1條巷子裡。

在路上拖出了道道的殘影。

每次女人總能提前在他出現的地方把他截住。

臉上那奇怪的笑容,看得胖子頭皮發麻。

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身上已經冇有脂肪可以消耗了。

整個人從剛剛的帥哥模樣,轉眼就變得有些瘦脫相了。

使用身法的時候,身體像是1位患有佝僂病的患者似的,不受控製地駝著背。

身上的脂肪耗儘,現在隻能靠身體的肌肉組織和骨骼苦苦支撐。

:。@,

轟的1聲。

1團能量團從雨傘的尖端驟然射出。

把牆壁轟碎。

她翻過了斷壁殘垣,麵對著那些鮮豔的花園般美麗的地方站定。

她疑惑地看著4周,突然胖子的身影在她眼前的不遠處出現,1副慌亂地跑著。

她當即露出了微笑,再次追了過去。

可當她把腳踩在草地上的時候。

身體突然往前1倒,那花園消失,變成了無儘的黑暗。

她的身體卻不受控製地,直接墮入了無儘的黑暗之中。

胖子從巷子的另1側朝這斷壁殘垣走來。

他的手1抬,那倒下的牆壁恢複了原狀。

然後收入了他的掌心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