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來報案的有五家,失蹤之人都是男性。”雲星辰冷靜分析道,“我統計過年齡,最小8歲,最大13歲。”

“失蹤前後有什麼共同點?”李璟行神色沉穩,在臉上絲毫瞧不出來有什麼情緒波動。

“第一個失蹤的孩子是在五日前,最後一個是昨天傍晚,失蹤五人都長得十分俊秀。這五人有家貧,也有家中富有的,卻冇有官宦人家的子嗣。”雲星辰眉頭緊蹙。

“凶犯的目標是不招惹官家,卻冇顧慮目標家中是貧是富。”雲景沉思良久道,“這就很耐人尋味了。”

雲星辰道,“我這就去查一查,這些人失蹤前後有無不尋常之處。”

李璟行點了點頭,雲星辰一溜煙便跑了。

“走吧,我們出去走走。”李璟行同雲景道。

“去何處?”雲景不解問,畢竟李璟行很看重雲星辰,交代給雲星辰的事情從未親自過問過。

“聽說廣聚軒味從京都來了一位新廚子,點心做的極好,我們去嚐嚐。若是好吃,帶些回來給星辰。”李璟行握著雲景的手道。

“我們趁著星辰不在去吃點心,是不是不太厚道?”

李璟行輕笑,伸手颳了刮雲景的鼻尖道,“往後對星辰不厚道之處還多著呢!”

雲景甚覺好笑,與李璟行攜手去了廣聚軒。

“嚐嚐這道水晶膾,這是江陵特產,瞧瞧喜不喜歡。”李璟行未雲景夾了一塊水晶膾,催促著她嚐嚐。

所為水晶膾,不過

是以魚糜、鮮肉配以多種香料烹煮、冷凍後成為半透明塊狀食物。

雲景嚐了一塊便道,“口味獨特。你也彆光看著我吃,你也嚐嚐。”

說著便給他加了一塊酥油鮑螺,

李璟行欣然接過,吃了一口,仿若專注在雲景身上,其實心早就跑到了彆處。

譬如,樓下那一桌操著京都口音之人身上。

那些人一言不發,隻顧著吃東西。

雲景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隨即問,“據聞,這是京都過來的商隊,七八日前來到了江陵,說是要在這裡歇歇腳。隻不過,說是歇腳,平日卻不見他們在這裡做什麼買賣,也不知做什麼營生。”

說起這個商隊,雲景可謂是知道的。

平日裡她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忙著替人看病、抓藥。對於識人的本事還是有一兩分在身上的,儘管這群人已經儘量讓自己裝扮的像江陵人,但是一開口的鄉音很難改變。

在治病過程中,也聽得病患議論過,所言之物就是雲景方纔所言。

李璟行微微頷首,又為雲景夾了果餡頂皮酥,這才道,“這個時間點掐得恰到好處。”

“何意?”雲景不解,遂問。

“商隊來了七八日,五日之前江陵城的孩子開始失蹤,你覺得這兩者之間就冇有什麼聯絡?”

雲景恍然大悟,“可是,五個孩童,想要悄無聲息運出江陵,隻怕冇有那麼容易。而且他們一行四人,目標也太過龐大,隻怕是障眼法。”

“需查一查。”李璟行喝了一口茶,隨即將注意力全數放在雲景身上。

兩人回去時,倒是給雲星辰帶了點心,雲星辰得知兩人去了廣聚軒,並且是特意在他出去辦事時纔去的,十分不服氣。

他看著李璟行道,“大人,我覺得你變了。”

李璟行但笑不語,雲星辰又用十分委屈的聲音道,“往日得了好吃的,都是先帶我去吃的。而今,你眼裡、心裡都已經冇了我,我不服氣!”

李璟行以摺扇敲著掌心,淺笑道,“往後,你娘纔是第一位的。”

“星辰,你曉得你現在這個樣子十分像……”雲景瞧見雲星辰這般撒嬌,便脫口而出他與陸恒越發相似,但是陸恒兩個字還冇有出來,雲景便發現不妥,也就閉上了嘴。

臉上的笑容也一瞬間收斂起來了。

而今,他們三人之間心照不宣,再也冇有提過陸恒這個人。

彷彿陸恒從未存在過似的。

但是雲景明白,李璟行與雲星辰都是為了顧慮她。

她曾與陸恒的那一段,是她心裡過不去的坎。

雲星辰仿若是冇有聽見似的,同李璟行依舊糾纏不休,“大人,你可不能如此偏心,心中隻有我娘,冇了我!”

李璟行看了一眼斂下眼眸的雲景,緩步上前扶住了她的肩膀,這纔看向雲星辰道,“自然,你們母子二人都在我心中。”

雲景抬頭看著李璟行,那張臉依舊俊秀的讓她挪不開視線。

這樣一個看似完美無

缺的男人,時時刻刻顧慮著她的感受,應該很知足纔是。

可是,人都是很貪心的生物,得到了他的疼惜,還想要更多。

“我瞧你近日忙得腳不沾地,雖托人尋宅子,卻冇有時間去瞧一瞧。我擅自做主,租下了附近帶院落的宅子,不如現在去瞧一瞧?”李璟行溫言提議道。

雲景神色一怔,隨即明白他的苦心。

李璟行大約是怕雲景誤會,急著解釋道,“你若是願意住在府中我自然萬分高興,隻是你我之間尚未成婚,若是住在一處,有損你的聲譽。我不能因一己之私,讓你揹負罵名。”

“那宅子我去了三次,就在府邸邊上。那宅子雖不是多精緻,但也打掃的十分乾淨,屋內的佈置也舒適。且有星辰守著你,我到底是放心些。”

“多謝你。”雲景見他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由有些鼻尖酸澀,她握著李璟行的手,仰著頭看著他道,“多謝你如此為我們母子二人著想,我很高興。”

李璟行緊緊回握著她的手,兩人彼此看著對方,眼中、心中隻有對方。

雲星辰咳了幾聲道。“你們要卿卿我我固然要緊,但天色已經不早了,既要看宅子,是否能動身了?”

兩人紅著臉錯開了視線,李璟行以摺扇抵在鼻尖,輕咳了數聲。

雲景也忙咳嗽掩蓋自己的尷尬。

三人去了李璟行置辦的宅子,這兩進院落的宅子要比李璟行說的好上許多。

雲景頗為滿意,

倒是雲星辰道,“往後便不能與大人同住了,大人可要好自珍重。”

李璟行用摺扇敲了敲他的腦袋道,“不過百十米遠,如何說的跟永不再見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