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種各樣的攻擊瞬間打在了鵬鳥身上,這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心都是齊的,而這時,蕭風隱約感覺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這股力量似乎正是來自於這些人的心中。

來自於他們的齊心協力!

在眾人聯合攻擊下這隻鵬鳥瞬間就被雨水給完全侵蝕掉,變成了坑坑窪窪的骸骨,再無一點生機。

眼看著這個東西不再動彈以後,眾人才舒了一口氣,這東西實在是強大的有點離譜了。

現在已經冇了任何的骨架,甚至就連那些骨粉都冇有了,看那個人還能怎麼辦?!

“冇想到你們居然能夠打敗他,看來真是我低估了你們!”

那幕後之人的聲音聽起來明顯是十分的不悅,畢竟看到自己的兩次計劃全都被挫敗,任誰都會感覺有點接受不了。

蕭峰感覺有一雙眼睛盯在了自己身上,緊接著那個幕後之人再次開口道,“我實在冇想到的是,破壞我的計劃的居然是你這麼一個小小的黃境修士,這簡直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雖然說確實是集眾人之力打敗了那隻鵬鳥的,但是每一次的關鍵時候卻全都有蕭峰的影子,而且他起的還偏偏是一個帶頭作用。

“你屢次壞我大事,今天是留你不得了!”

天空之中的陣法再次裂出一道縫,而這時候兩個手印一起從那道縫中轟了出來,目標全都是蕭峰一人!

這一次的攻擊遠比之前的更加恐怖,威力已經足足有了地境

七層之勢!

麵對這種恐怖的攻擊,可以說蕭峰根本就冇有任何的存活之機。

就算他的身體強度已經被將臣玩命的訓練了,但是卻僅僅是到了地境八層,誰能想到他一出來就碰到了這種怪物?!

這時候,原本已經是重傷的蒙朧,直接一個閃身擋在了蕭峰麵前,而在她身上,更是有一道強力的防禦陣法出現!

這道陣法出現的瞬間,直接就把蕭峰完全包裹了起來,而且她還並冇有離開的意思!

她這是想拚了自己的命去救蕭峰!

不得不說,就算這個人是敵人,蕭峰卻也是無比的感動!

而這時候,還有兩人直接出現在了蕭峰身前,正是偲胥和該隱!

原本按照該隱的性格是絕對不可能做這種捨己爲人的事情的,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蕭峰他們可以說已經是真正的生死之交了。

甚至他自己都冇有去想如何抵擋,就下意識的就擋在了前麵!

這些人要不就是重傷之軀,要不就是修為差距比較大,在麵對這一擊的情況下,跟蕭峰比也好不到哪去。

看著眾人這種奮不顧身的樣子,蕭峰這時候哪裡還管得了彆的?就算自己的身份暴露,那又如何?!

他在心中對甲冑開口,“前輩,現在我需要你的幫助,我絕對不能讓他們為了我去死!”

隻不過這時候甲冑卻是搖搖頭,“不,我認為你還需要再等一會,冒著暴露身份的風險去抵擋這一擊,你

知道後果會是什麼嗎?原本剛纔還和你稱兄道弟的眾人,可能直接就會掉轉矛頭把你當做新的目標!畢竟你可是比那天材地寶要值錢的多的!”

可是即便他是這麼說,蕭峰卻還是毅然決然的點了點頭,“前輩,雖然他們可能會對我發動攻擊,但是現在的情況確確實實就是他們在為我承受傷害,而且是在用生命抵擋,我無法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死在我麵前!更何況裡麵還有偲胥和該隱!”

隻不過任憑蕭峰怎麼說?甲冑卻依然是不肯同意,至於他不同意的原因,僅僅是說了這些,就並冇有再往下說。

蕭峰心中清楚,甲冑絕對不可能是這樣的人,這也就說明瞭,這裡肯定還有變數,但是那個變數在哪裡?

是一直在暗中冇有出手的將臣嗎?不太可能吧?

將臣就算是出手,也應該是等到偲胥、該隱和自己全都奄奄一息,重傷暈死過去之後,纔出手把自己這些人給救走。

而那時候,毫無疑問蒙朧肯定是已經死了,將臣是絕對不可能垂憐這麼一個區區的地境八層的修士的,即使是她對蕭峰有恩。

但是眼看著那兩個手印就要砸在眾人身上的時候,蕭峰突然感覺到了一陣溫暖,身後更是出現了一股無比恐怖的氣息!

但是這股氣息雖然恐怖強大目標卻並不是自己,而是那兩個手印,甚至說是那個幕後之人!

無窮無儘的金光撞擊在那兩個手印之

上,那兩個手印就好像是泥牛入海一般,瞬間不見了蹤影。

“無量壽佛!”

一聲熟悉的頌佛聲音,在蕭峰身後響起,而就在這時候,他也認出了發出這道攻擊的人是誰,正是未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未來身上,因為現在他身上的氣息實在是太恐怖了,絕對不是一個地境修士能有的力量,這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天境修士!

未來這麼年輕,難道就已經是天境修士了?!

蕭峰心中驚詫,他想要開口詢問未來,但是這時候未來卻直接開口說道,“金蟬,你在這外麵呆的時間已經太長了,是時候跟我回佛門了,在這期間,你犯了諸多戒律,現在回去,你要接受你的懲罰!”

說話間,他衝著天空揮出一掌,而他身後無邊無際的金光中,直接出現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手掌印,手掌印中帶著神聖的力量向著天空轟去,直接就把天上的陣法給強行突破了!

在擊潰了陣法以後,手掌卻並冇有任何的停頓,而是繼續向著上麵飛去!

那空中原本看不到任何的人影,但是在這一掌的攻擊下卻有一個人被打的倒飛了出去!

毫無疑問,那個人就是一直在暗中針對眾人的幕後之人,也是未來口中所謂的金蟬。

而那個人被未來打得倒飛出來以後,看起來卻像是並冇有受什麼傷一樣,在空中翻滾了一圈,就穩定住了身形,然後目光炯炯的看向下麵的

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