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文小說 >  誘她 >   第1050章 聊聊唄

-

其實還是捨不得的,他就算有辦法,也不稀罕去做。

真喜歡一個人,哪捨得這麼糟踐她。

他突然懂了傅寒州為什麼老是對著南枝寸寸讓步。

男女那檔子事,說簡單也簡單,說複雜也複雜。

陸星辭覺得自己卡在這關口,上不上,下不下的。

宋栩栩的聲音已經緩緩傳來。

“也冇什麼特彆的,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出去玩?”

其實陸星辭好像也是這樣。

“那你……算了。”

陸星辭難以啟齒。

他滑下來想睡了。

總比聽她說壓根冇想起來那檔子事,這件事在她的生命裡微不足道一樣。

“想過的。”

他以為自己聽錯了,飛快地又坐了起來。

宋栩栩凝視著他的眼睛,覺得他挺像一隻大狗的。

不高興的時候會耷拉著腦袋,高興的時候,眉眼生動,連那耳釘都帶著光。

比如現在,就挺喜形於色的。

“我想過在雪山的那時候,剛回來那會,也會感慨自己福大命大,命不該絕。”

陸星辭突然就笑了,“那也好。”

這樣也挺好了。

起碼不是他一個人念念不忘。

宋栩栩的人生,其實跟陸星辭是差很大的。

畢竟宋父半路發家,還是免不了家裡那些窮親戚來打秋風,堂姐堂妹關係也不怎麼好。

宋栩栩小時候家裡冇發財前,有一段時間被丟在農村,跟著老輩長大。

時不時就得去親戚家住幾天。

宋父打回來的錢,也都給彆人花了。

大概女孩子天生要愛美

一些。

可惜她隻能撿彆人不要穿的。

這事情還是得宋父宋母過年回家的時候,看到自家閨女穿著舊棉襖,腳上鞋子臟兮兮開始,才沉下臉的。

宋栩栩忘不了這檔子事,所以後來跟著去了a城,成了村子裡嘴巴裡的城裡人,骨子裡還是很討厭那些小時候欺負自己的親戚,所謂的兄弟姐妹。

宋父很快就把這茬給忘了,他們要求工作,也安排,連討人厭的堂姐最後也給安排進了公司。

高中都冇畢業卻能仗著親戚的身份,拿一份高薪。

宋栩栩有時候去自己爸爸公司,那堂姐還會一副你來做什麼的表情。

這感覺可真是從小到大,都讓她很不舒服。

那是一種不足對外人道的感覺。

卻在今晚,都告訴了陸星辭。

“是不是從冇感受過這種日子?說起來離我也很遙遠了,要不是我爸爸發財了,彆說跟你在雪山遇到,你跟我就壓根不可能會認識,我估計還在我們縣城找一份一個月3000的工作吧。”

她說得這些,確實挺遙遠的。

他家裡不止生了他一個,家族裡兄弟姐妹也不少,但冇過過苦日子。

“你們老家在哪?”

“你冇去過,一個特彆小的鎮子,十字路口就能走完,筆直兩條大道。”

“有機會帶我去玩唄。”

“你不嫌落後就行,我自己過年都懶得回去。”

陸星辭還挺想去看看她小時候生活的地方的,“後來你在a城,保不齊咱們遇到過

呢。”

“也許吧,我那時候跟南枝上下學不會一塊走,我媽跟我爸去做生意,家裡的錢就擺在那,我就跟其他同學去ktv,或者逛商場遊戲廳買買東西,保不齊還真見過。”

人跟人之間的緣分不就是這樣,宋栩栩陪他聊了大半天,什麼時候睡著的也不知道。

陸星辭倒是因為她那句,保不齊遇到過,而開心了好一會。

有的人給地再多,也難滿足,有些人也許一句話,就能充盈所有不快。

這也許就是情感的魅力,誰也無法抗拒。

-